江山文學網-原創小說-優秀文學
當前位置:江山文學網首頁 >> 山河如畫 >> 短篇 >> 微型小說 >> 【鬼故事】【山河】小霞(微小說)

編輯推薦 【鬼故事】【山河】小霞(微小說) ——《鬼故事》征文


作者:夕照峰影 布衣,157.60 游戲積分:0 防御:破壞: 閱讀:473發表時間:2020-08-10 09:42:46
摘要:好人遇上善鬼,聯手制服惡鬼。有情人終成眷屬。

話說上次陳大甕施巧計,不動聲色,利用鐵錨尖,將海匪鬼周二麻子一擊致命。從此,這條趕海小道上,鬼異事少了許多。但是,自那以后,逢到陰雨霧霾天,特別是在暮色蒼茫,陰沉晦暗,四周死一般寂靜之時,耳邊時斷時續傳來忽而哀嚎,忽而低泣之聲,聽了使人毛骨悚然。
   陳大甕暗自思忖:“這鬼也知兔死狐悲么,莫非鬼也有感情,為死者哀悼么。不管它,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。大路朝天,各走一邊?!背院壤?,鉤蟶捉蟹,該干啥干啥。
   一天,太陽即將落山,路上沒一個人影。陳大甕擔著擔回走,此時,海溝那邊隱隱有倆人也在趕路。大甕已養成習慣,做事心無旁鷺,只管走自己的路。這時,只聽那老夫人喊:“大哥,行行好,幫我娘倆一下?!贝螽Y這才停下步,放下擔子,也不言語,只是黙默相視。
   因為暮色漸重,隱隱中大甕看到,這是兩女的,樣子像母女倆。年長的的背著個包裹在前,人長的倒也齊整,只是臉色黢黑。后面一個姑娘,約摸十七八歲,眉清目秀,修長高挑,前凸后翹。站在那岸,似臨風海棠。
   只聽那女子又說:“好大哥,你過來一下?!?br />   陳大甕想,見鬼了,這荒灘葦地,哪來人跡。這時又聽老夫人說:“我們是搭船的,船老大起壞心,有意停船不進港了,我們娘倆是趁隙逃出來的?!?br />   陳大甕一想,是的,下午鉤蟶時,的確看到過一條船,這么說,這母女是落難之人。這海溝要到明天落潮時才能通行,眼下已是滿潮,非鳧水不能過。這娘倆要是在此過夜,不說別的,單蚊子這一關就熬不過。再說還有海狗子。這海狗子其實不是狗,也是一種蟲。比蚜蟲還小,可咬起人來朝肉里鉆,奇癢難忍,越抓越癢,人越焦躁越有汗腥味,這蟲更嗅味而來,簡直能把人逼瘋了。
   想到此,大甕動了惻隱之心。加之他十八九歲人,本來就不諳世事,心地善良。在他要解衣下水時,他無意中看見后面那姑娘在朝他搖手,阻止他下水。他定晴再看,姑娘又一次搖手,且杏目圓睜,柳眉擰結。他一個激靈,頭腦一下清醒了。他系好衣扣擔起擔,頭也不回地走了。
   夜里,陳大甕在小船上剛入夢境,朦朧中感覺小船微晃了一下,在似睡非睡中,他側目看見蚊帳外,一個姑娘,冷凄凄地坐著,四周陰風飄起。女孩的長發隨風飄動。他忽地一驚:“你是何方鬼怪?”
   女孩轉過頭,幽幽地開口:“哥你不要怕,下午我們見過。我看你是個好人,我也不是惡鬼。我叫錢小霞,今年19歲,家里只有父母和我三人。父母原無子女,他們五十歲那年,在路邊撿了我。那年農歷七月十四,海匪周二麻子在別處訛了錢財后,流竄到我家。我父親說,周二大爺,家里還有幾只鵝,一口豬,你全拿去吧。周二麻子說,噯,哪有女婿搶老丈人的東西。我父親一聽,剛站起來要拼命,周二麻子抬起一腳,踢中我父親心窩,父親仰面而倒。母親一見,抱著我父親,周二麻子扛起我就走。我母親又來救我,周二麻子又是一腳,可憐我老父母二人,現在也不知死活。到了船上,海匪婆周馮氏,噢,就是傍晚喊你的那個匪婆子。她說,咋帶個吃飯的回來?周二麻子說,你不下崽,我總不能斷子絕孫。他將我捆著,準備第三天,即七月十六日圓房。父母生死不知,我身陷匪船,心中滴血,求死不得。七月十五那天一場風暴,正如我愿,大家同歸于盡。周二麻子死后還惡心不改,續續做著殺人越貨勾當,周馮氏為虎作倀。你用鐵錨戳死了周二麻子,周馮氏氣憤難平。帶著我要找你報仇。她原來一直欺凌折磨我,我逃不脫她手掌。今天傍晚他看你要解衣過河,后又停了,就追問我,是不是我通的風。我不承認,她用銅煙鍋燙我后背?!闭f著轉身,撩起了上衣。只見小衣系帶處,雪白的肌膚上,二個新鮮燙疤,血肉模糊。另,肩胛處舊疤連連。小霞羞澀地接著說,這個匪婆,她不打我臉,說是留著好迷人。她今天叫我打探你住處,我才得便找你。你記著,你睡覺時蚊帳門一定要壓好,她就無從下手。切記,切記。哥,我走了。隨即,小船微晃了一下。
   大甕一驚而醒,發覺原來是一場夢。他又細細過一遍篩,歷歷在目,音猶在耳,甚覺詭異。不管它,故且信之。此后,陳大甕睡覺,都壓好蚊帳。從那夢后,常有蹊蹺事。小船拴得好好的,卻不停地旋轉起來。有時風平浪靜,卻像受著幾級風力,左右搖晃起來。有時夜深人靜,“啪”地躍上了一條黑魚,等剛去抓時,“咚”,又鉆進水了。有時剛要睡著,船頭水下,好像有人在長吁短嘆。
   大甕想,這樣下去啥是個頭,我今天就看看這匪婆鬼有多大能耐。這晚,他故意不放下蚊帳,暗著馬燈,裝睡著了。此時,一陣陰風掠過,馬燈的火苗忽閃了一下。兩只粗大黑而糙的手扒在他靠頭的船沿上,兩只白晰細而膩的手扒著在腳下船沿位置。他仍一動不動裝睡。只感覺小船已向四只手的右方向傾斜。漸漸的,水要到船沿了,“噗嗤”,腳幫處兩只手松開了,小船朝左方向上正了點。陳大甕此時一個鷂子翻身,一把抓住了粗而糙的手。此時,手里似冬日里抓著只沉重無比的鐵鉈,冰涼激手。小船慢慢朝右下傾覆著。為了減輕半邊重力,陳大甕身子盡量朝左側上翹的一面挪。但船已側,挪上點又滑下來。在這危急中,只感到腰際上忽然有人摟著,隨即他身子朝左側挪移。扭頭看到,小霞正雙手摟著他,雙腳著艙扳格,在和他一起與匪婆拔河呢。由于有小霞助力,船已恢復平穩。此時,匪婆已力竭,接著,一個黑臉婆從水下露出頭來,伸著血紅的舌頭,兩只眼里閃著幽綠的光,鼻孔耳朵里流出紫黑的污血。再接著,陳大甕從水里拔起一塊帶著船釘的木板,一下一下向惡鬼打去。陳大甕知道,此時絕不能懈怠松手,稍有疏忽,放跑惡鬼,前功盡棄。此刻,時不時脖子上一陣陣的涼。那是匪婆鬼和惡鬼,打起的水花濺到大甕脖子上了。
   天亮后,大甕將帶釘木扳架火上,兩惡鬼連帶匪婆鬼都被大甕打在木板上。木板被火烤著,發出“滋滋”之聲,一股烤焦的肉味彌散著。一聲雞唱,小霞依依不舍地松開手,在大甕臉上親了一下,一陣微風掠去。
   晚上,小霞如期而至。大甕情竇初開,已把小霞當成知已,雖不敢造次,卻盼小霞主動。小霞知其意,然陰陽相隔,不是長久之計。遂對大甕說,團塘張姓人家,女兒年方十四,暴病而亡。家人無錢棺木,且小人早夭,習俗蘆席裹之水葬,因魂未歸形,明卯時漂淌至此,哥可相救,妹借尸還陽,方能與哥百年好合。
   大甕信之,隔日至卯時,水上果然漂來一桶蘆席,正一沉一浮間,大甕急救起,灌之熱米湯。不一會,少女喉響眼開。四目相視,如夫妻久別重逢,皆大歡喜。
  
  
  
  

共 2509 字 1 頁 首頁1
轉到
【編者按】【編者按】這是夕照峰影的又一篇鬼故事力作,說的是陳大甕施巧計將海匪鬼周二麻子擊滅后,雖然趕海小道上鬼異少了許多,但自此后,逢暮色蒼茫時,總會傳來哀嚎低泣之聲。一天,太陽將落山,陳大甕回來,見海那邊隱隱有人也在趕路,老夫人喊陳大甕幫忙。老夫人說她們是搭船來的,船老大起壞心,她娘倆是逃出來的。陳大甕動了惻隱之心。在他要下水時,姑娘阻止了他。夜間,陳大甕剛入夢,又看到那個女孩,說那夫人是周匪之親,要來害他,讓他睡覺時蚊帳一定要壓好。夢后,常有蹊蹺事,小船拴得好好的卻不停旋轉等等。陳大甕決定整治這匪婆,故意不放蚊帳裝睡。一陣陰風,兩只粗糙的手扒住他的船沿,兩只白細膩的手扒著腳下船沿。陳大甕一個鷂子翻身,抓住了粗糙的手。他感覺手里似抓著沉重的鐵鉈,小船慢慢下傾。危急中,陳大甕感到腰際有人摟著相助,匪婆力竭,露出黑臉婆。陳大甕拿起一塊帶船釘的爛木向惡鬼打去。惡鬼被大甕釘在木板上,放火燒烤,徹底滅了他們。陳大甕喜歡上了小霞,小霞讓陳大甕幫她借尸還陽,倆人終得百年好合。這篇鬼故事情節設計的很合理,突破了寫鬼說鬼的傳統,獨具一格,可謂佳作,極力推薦共賞?。ň庉嫞汉酚陣[風)

大家來說說

用戶名:  密碼:  
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悍雨嘯風        2020-08-10 09:43:48
  夕照峰影的又一篇鬼故事力作出來了,很精彩
是云,總要飄走的,因為風。
2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悍雨嘯風        2020-08-10 09:44:37
  節理清楚,文尾設局美妙,可謂佳作一篇
是云,總要飄走的,因為風。
3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悍雨嘯風        2020-08-10 09:45:38
  是不是還有下一集???鬼是沒法死的呀?繼續寫
是云,總要飄走的,因為風。
4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悍雨嘯風        2020-08-10 09:46:01
  文筆非常好,期待下一篇
是云,總要飄走的,因為風。
5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夕照峰影        2020-08-10 10:30:01
  感謝悍雨嘯風老師的編輯與精采點評!恭祝夏祺!
6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大別山人        2020-08-14 09:21:44
  小說情節跌蕩起伏,氛圍詭異,借尸還陽,別出新裁,善有善報,弘揚正氣,拜讀了!
共 6 條 1 頁 首頁1
轉到
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
分享按鈕 山西11选5中奖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