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文學網-原創小說-優秀文學
當前位置:江山文學網首頁 >> 秋月菊韻 >> 短篇 >> 江山征文 >> 【鬼故事】【菊韻】組長半夜叫“開會”(微小說)

編輯推薦 【鬼故事】【菊韻】組長半夜叫“開會”(微小說)


作者:靜虛散人 布衣,102.35 游戲積分:0 防御:破壞: 閱讀:269發表時間:2020-08-10 09:36:22

2017年的正月,寒雨連綿,靜靜的山村,沒有往日的過年熱鬧氣氛,濕冷的空氣中,處處透著股股寒意。哥嫂在外打工,家里就只有年邁的父母和不懂事的侄兒。莫揚的回家,雖然讓死氣沉沉的家有了一些過年的感覺。但哥嫂不在家,整個家里仍然缺失了什么似的。
   吃完晚飯,莫揚總是獨自一人,靜靜地坐在電火箱里烤著火,看著網絡電視。莫揚覺得,現在的生活就是好,看電視都不用看廣告,可以一集一集的連著看。當然,也可以鏈接電視臺的節目。選擇面寬了,看電視自然也更加愜意。那種很多人坐在鄰居家的曬谷坪上,圍著17英寸黑白電視看電視劇《霍元甲》的日子已不再存在。
   近段時間來,莫揚總是心神不寧,感覺會出什么事情,但卻又說不出所以然。日子就這樣過著,每天,莫揚除了能給自己七十多歲的父母換著花樣,做一些可口的飯菜外,其實也沒有其他的事情。每天就是做飯,吃飯,看電視,睡覺,就這樣無聊地過著春節。
   說起2017年,也真是走背時運。莫揚回家沒有多久,意外就發生了。那是陰雨蒙蒙的一個夜里,莫揚看電視劇到了晚上十二點多鐘,半夢半醒中,莫揚突然聽到屋檐下,有沉重的步伐走過,邊走邊喊:“到大隊部開會了??!今晚商量重新確定土地的事情!”那聲音比較急促,和我們沈家溪組組長望生的沒什么區別。
   由于父母年紀都有七十多歲,父親的耳朵特別背,母親也是瞌睡嚴重。此時,莫揚在想,千萬別耽誤了事,耽誤了,可就麻煩了。于是,莫揚心急火燎的從電火箱出來,穿上厚厚的羽絨棉衣,拿上手電筒,趿著棉拖鞋,走出了中堂門。由于莫揚晚上喝了點白酒,腦袋還有點暈乎暈乎地。莫揚高一腳低一腳地走到灶屋門口,只見灶屋里的日光節能燈仍然亮著,但父親卻無蹤影,叫幾聲沒有任何回應。莫揚又走到母親睡覺的窗前喊了幾聲,也沒有動靜,莫揚急了,急忙趿著拖鞋,往大隊部走去。
   莫揚記得,當時剛走到離家不到100米處,悲劇就發生了。由于雨天路滑,莫揚一個趔趄,摔到了小路坎下的柑橘地里。知道自己摔倒,迷糊中,莫揚感覺抓住了樹枝,幾經努力,終于在掙扎中,緩緩地爬到了小路上。此時,莫揚感覺到一只拖鞋不見了,眼鏡也丟了。模糊中,莫揚只能借著手電筒的光,跌跌撞撞,一跛一跛地往回走。燈光下,莫揚發現自己渾身是泥巴。于是,提了一桶冷水,粗略用毛巾清洗了一下羽絨棉衣,就著冷水洗凈腳。清洗停當,莫揚跌跌撞撞地扶著木板墻壁,回到房間繼續看著電視。半夜三更,天寒地凍,此時莫揚已經失去了知覺。不久后,在電火箱里烤著火的莫揚,身體才慢慢地暖和了起來,可是臉上卻開始疼痛起來了。
   在自己家里,看著電視睡覺,成了莫揚多年養成的習慣。多年來,莫揚的睡眠質量總是不好,總會出現半夢半醒的狀況,整夜也無法睡踏實,這種情形一直困擾著他。但有個怪現象,那就是,看著電視很容易睡著,而且睡得特別的香。但莫揚的妻子不樂意了,經常說:“不看就把電視關掉,睡著覺,開著電視,就知道浪費電!”妻子說多了,莫揚也很苦悶,但沒辦法,解釋多了,妻子說他是狡辯,說他不知道節省,不知道勤儉持家……反正,一個問題可以說很久。莫揚沒法發火,但有時也會生悶氣,因為莫揚知道,自己的確做得不對。
   翌日清晨,莫揚醒來之后,感覺臉上火辣辣地疼。忍著疼痛,莫揚照了照鏡子,一看,嚇了一跳。只見鏡子里出現了一張幾處因擦傷而淤青浮腫的臉:右眼框,鼻子上,顴骨、下巴處都蹭破了一層皮,鮮紅色的肉露在外面,傷口邊緣已經結痂,傷口中心處仍有血清滲出。猙獰恐怖的臉如同鬼魅,映在鏡子里。
   天剛蒙蒙亮,莫揚忍著疼痛洗漱完后,靜靜地坐在屋檐下,回想著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,總感覺越來越不對勁,處處透露著怪異。細細一想,莫揚突然發現一個問題——半夜三更怎么可能開會?要開會也是白天,更何況現在是大過年的。莫揚越想越覺得恐怖!不會碰到民間所說的“陰人(鬼魂)”吧?
   母親這時候也已經起床,看到莫揚一個人坐在屋檐下,臉上到處是傷,極度關切地問:“這是怎么了,昨天還好好的?!闭f著,再次進入屋內。不久拿出治傷的膏子藥,小心翼翼地在莫揚的傷口上涂抹著膏子藥。她邊涂藥邊問著:“到底怎么了,什么時候弄成這樣的???”莫揚沒有直接回答,而是問道:“您昨晚聽見望生喊開會了嗎?”
   “沒有,我昨晚沒聽到任何聲音!”
   “那就奇怪了,我昨晚明明聽到望生組長叫大家去大隊部開會。開始我到灶屋里看了,爸爸不在,叫您,也沒有回答。我以為你們都去大隊部開會了,所以我急急忙忙地在后面趕,結果沒走多遠,摔了一跤,就成這樣了!”
   這時候,父親也走出了灶屋,莫揚又大聲地問道:“爸,您昨天晚上聽到望生組長叫大家去大隊部開會嗎?”
   “哪有這回事,我昨天晚上一直在剁豬草,沒有任何人喊開會?!备赣H回應著。
   莫揚沉默了,看來真的是遇到了鬼了。想著想著,莫揚的背部開始發涼。這時,臉上雖然涂上了膏子藥,有點涼。但那疼是鉆心的,此時,受傷的眼框,讓右眼瞇成了一條線,難受極了。
   天已經大亮,莫揚冒著淅淅瀝瀝的小雨,憑著印象,走到了摔跤的地方。一路搜尋,模糊中,莫揚看到不遠處,小路坎下,柑橘地里,柑橘樹下有一只沾滿泥巴的棉拖鞋。莫揚小心翼翼地從比較平坦的地方下去,走到柑橘樹下,撿起棉拖鞋。又是一陣尋找,終于在鞋子的不遠處找到了眼鏡。撿起一看,只見眼鏡的一個鏡片已經破裂,一只腳已經斷掉。莫揚嘆息一聲,低著頭,無奈地拿著兩樣東西回家。此時,家里已經炊煙裊裊。鞋子可以洗干凈,但眼鏡是沒法用了。過年期間,很多店子都不開門營業,更何況是眼鏡店了,看來莫揚只能忍受著,單眼鏡看電視劇的時光即將來臨!
   母親見莫揚回來了,緊張地問:“東西找到了嗎?”
   “找到了,您看,都成這樣了!”
   “你怎么這么不小心,你不知道,我們這個屋場兩邊都是墳地,你昨天晚上肯定是碰到陰人了!阿彌陀佛,觀音菩薩保佑!”母親心疼,默默地念叨著。
   時間在慢慢地流逝,傷口也慢慢地愈合,雖然臉上有痂,樣子丑了點,但總算不疼了,這是對莫揚最大的安慰!后來,莫揚還通過多方印證,那晚,的確沒有發生組長叫村民開會的事情。
   莫揚心想,看來我真的是碰到鬼了!

共 2423 字 1 頁 首頁1
轉到
【編者按】靜虛先生對我說,他也要寫個自己親歷的鬼故事,來支持江山文學網的征文活動,這本身就很是主人翁姿態。難得先生精心構思,真的很快就寫來了,這種誠信這種務實就是美德,我先為此點贊。非常欣賞靜虛先生的鬼故事,一個人總是經歷許多,還要碰到難以說清道明的事情。臨近年底,老少在家,本來坐在電火箱里烤火的莫揚,偏偏聽見組長大聲喊叫去大隊部開重要的會。莫揚家里不見他人,他就只好自己在夜里去了,走到半路,偏偏被路滑摔跤到小路坎下的柑橘地里。迷糊中的莫揚抓住了樹枝,幾經努力,在掙扎中緩緩地爬到了小路??墒且恢煌闲灰娏?,眼鏡也丟了。模糊中的莫揚只能借著手電筒的光,跌跌撞撞,一跛一跛地往回走。燈光下,莫揚發現自己渾身是泥巴。跌跌撞撞地扶著木板墻壁,回到房間。身體慢慢地暖和了起來,可是莫揚臉上卻開始疼痛起來了。事后莫揚在柑橘地找回眼鏡和棉鞋,但是眼鏡卻是壞了。又多方驗證,那一夜組長沒有叫喊開會。事情蹊蹺,坐在家里看電視的人,被無辜喊聲騙出去摔跤,這是真是見鬼了。小說結尾的感慨深沉,令人回味!靜虛先生的鬼故事選材新奇,構思嚴謹,層次清晰,用流暢的文筆,娓娓道出親歷的故事,這世間人鬼難分,命運莫測,實在是啟人思索,令人回味!佳作鼎力推出,大家欣賞,問好作者,謝謝賜稿!【編輯:黃金山】

大家來說說

用戶名:  密碼:  
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黃金山        2020-08-10 09:38:12
  一篇新奇而又是親歷的鬼故事!很值得回味!大家都來欣賞靜虛先生最新的鼎力佳作!
黃金山
2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靜虛散人        2020-08-10 09:51:39
  感謝黃老編輯,感謝黃老鼎力推薦!祝黃老初秋安康吉祥!
共 2 條 1 頁 首頁1
轉到
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
分享按鈕 山西11选5中奖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