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山文學網-原創小說-優秀文學
當前位置:江山文學網首頁 >> 看點文學 >> 短篇 >> 情感小說 >> 【看點·紅塵】第九百八十五座墳塋(小說)

絕品 【看點·紅塵】第九百八十五座墳塋(小說)


作者:蘆棚學子 布衣,345.22 游戲積分:0 防御:破壞: 閱讀:4821發表時間:2019-08-23 08:41:30
摘要:時光荏苒,英雄不死。一個參戰老兵尋找失蹤戰友的故事。

【看點·紅塵】第九百八十五座墳塋(小說)
   郭守義拎著旅行包站在車站廣場上四顧茫然。
   與當年地處邊境的所有貧困縣一樣,河邊縣城曾經破舊不堪。全城僅一條馬路,一根腸子通到底。路兩旁散落著一家郵局,一家新華書店,一家兩層樓的百貨公司,還有兩家國營小飯店,最起眼的建筑是那座會堂,規模不大,頂多容納七八百人,兼有開會、放電影和演出節目的功能,名字起得很響亮,叫“紅旗會堂”,一聽就是文革時期的產物。
   現在他面對的縣城早已脫胎換骨。放眼望去,一條條寬闊的馬路通向四面八方,五六層乃至十幾層的高樓鱗次櫛比。他像一個初進城的鄉下人,完全沒有了方向感,一時猶猶豫豫不知該往哪里邁腿。
   沒想到一個邊境的縣城竟有出租車。等客的司機見來了生意蜂擁而上,有拉他手臂的,有扯他旅行包的,有拽他衣角的,七嘴八舌地都想把他往自己車上帶,那架勢恨不能把他五馬分尸。
   過度熱情總讓人懷疑隱藏著什么陷阱,他左沖右突好容易擺脫糾纏逃出車站,正發愁不知往何處走,一抬頭看見前面不遠處停了一部出租車,司機在車旁站著,四十出頭的模樣,露著讓人放心的誠懇笑容。這司機很聰明,避開大部分競爭對手,不在站內搶客,而是在車站外守株待兔,他算準了突圍而出的旅客此刻最需要的東西。
   “老板,要車嗎?”彬彬有禮的一句問話,徹底擊潰了郭守義的戒備心理。
   看郭守義點頭認可,司機殷勤地接過他的包放進后備箱,打開副駕駛座一側的車門,熟練地在坐墊上撣了兩下。等郭守義坐定下來,司機問:“老板,去哪里?”
   郭守義一下被問住了,是啊,去哪里?自己本來就沒有想好明確目標?!澳蔷汀郊t旗廣場吧?!?br />   發動車子后,司機順手摁下車內音響。是一首叫不上名的流行歌曲,男歌手嘴里像含著一大塊肉,唔里唔嚕聽不清在唱什么??垂亓x微微皺了下眉頭,司機噢了一聲,按了兩下換上另一首歌,車內馬上蕩漾起“紅梅贊”的優美旋律。
   郭守義心想,這司機還挺會琢磨乘客心理,是個會做生意的精明人。
   “老板,來旅游的吧?”司機邊開車邊討好地搭訕。
   郭守義不置可否地嗯了一聲。
   “我們小縣城沒什么好玩的,比不得你們大城市。我建議你到對面去轉轉,吃的玩的應有盡有,價格很便宜的,包車一天才三百元,包括出境費……”
   “出境?能隨便出境?”
   “這要看你走什么路子了。要是走正規途徑,你得申請臨時通行證,沒個三五天根本辦不下來,而且要求特嚴,像你們這樣拿外地身份證的,很難被批準。交給我們代辦就簡單多了,只要交錢,不需任何手續,包接包送,絕對安全?!彼緳C不無得意地說
   “那不成偷渡了?”
   “怎么叫偷渡呢,又不是去了不回來,其實跟旅游是一回事嘛。許多內地大老板到我們這兒,就是為了到對面消遣的,有的人一住好幾天,那邊有賭場,夜總會,比這邊熱鬧得多?!?br />   郭守義終于明白這個小縣城為什么有那么多的出租車了??此緳C還滿懷希望等待他的反映,他正色道:“這種違法的事,我勸你最好別干!”完了還惡狠狠地加上一句:“什么狗屁旅游!”
   司機嚇了一跳,不知哪里得罪了這個怪老頭。知趣地閉上嘴,不敢再沒多說一句話。
   這個司機恐怕永遠無法理解,“國境線”在郭守義這些參加過自衛還擊戰的老兵心中,是一個多么莊嚴神圣而不可侵犯的概念,當年正是為了保證國境線上沒有一寸土地的缺失,他們曾經毫不猶豫地獻出過鮮血和生命。
  
   二
   紅旗廣場是城中心最大的廣場,當年是大型群眾集會的場所。郭守義的五連擔任突擊隊時,就是在這里舉行的出征儀式。郭守義代表全連親手接過團長授予的紅旗,全連122名干部戰士全副武裝胸帶大紅花,在獵獵戰旗下威武雄壯,政治處周干事摁下快門,為他們留下了那一張富有紀念意義的全家福。
   現在這里是城區最大的美食廣場,開有大大小小的飯店幾十家,還有數不清的大排檔。正是營業時間。只見各飯店各攤位座無虛席,人聲鼎沸。刺鼻嗆眼的煤煙,酸辣焦香的油煙,薄靄一般懸浮在廣場上空。
   郭守義從早上到現在都沒顧得吃飯,早已是饑腸轆轆。忽見一家飯店門頭上的店名:“老兵之家”,心頭一股熱流涌動,身不由己地走進去。
   店堂不算大,僅七八張桌子。桌椅擦得錚亮,一塵不染,連桌上擺放的白瓷筷筒、鹽瓶、辣椒罐也都干干凈凈,沒有一點污跡,看著就讓人舒坦。招呼他的店主人,六十歲出頭,動作敏捷,麻利精干。
   “老同志,來了?先喝口茶,慢慢點菜?!彼炀毜財[好碗碟,倒好茶水,把菜譜遞給郭守義,離開前看他一眼,表情怪怪的。
   郭守義心中納悶,打量四周,墻壁上掛的一些照片更讓人覺得怪異。
   照片是店主人跟一些顧客的合影。本來掛幾張店主人跟某位領導、某位明星或者某位在電視上露過幾次臉的所謂知名人士的合影,藉以提高飯店的身價,這種招徠顧客的手段并不新鮮。
   問題是照片上與店主人合影的這些人,既非領導也非明星,甚至連年輕人都沒有,清一色是些頭發斑白的老年人。照片多以飯店門口為背景,“老兵之家”幾個字赫然在目。
   這店主人到底什么身份?為什么有這些與眾不同的照片?為什么起這么奇怪的店名?
   郭守義疑竇叢生,正想找機會問個究竟,就聽呼啦一聲,一群年輕人夾著一陣風涌進來,剛坐定就敲著桌子嚷嚷:
   “哎呀,餓死啦!老板,點菜點菜!”
   店主人一迭連聲地從廚房間奔出來。年輕人拿著菜譜手指一通飛舞,片刻間點好十幾樣菜。
   店主人安頓好那幫餓鬼樣的年輕人,順便問郭守義選好菜沒有。郭守義剛才心思始終沒在菜譜上,連一個字都沒看。
   看郭守義猶豫不決,店主人說:“這樣吧,我替你做主了,來一碗腸旺米線,本店特色,經濟實惠,包你好吃?!?br />   店主人所言果然不虛。米線一端上來就令郭守義食欲大開。土雞湯煮就的雪白米線上,碧綠誘人的韭菜香菜,濃油赤醬的豬血豬腸,色彩清爽悅目,味道噴香撲鼻。
   郭守義慢慢品嘗著,就聽鄰桌的年輕人也開始推杯換盞大呼小叫。聽他們談話內容,好像剛看了電影出來。
   “人家那電影拍的啊,那場面,那氣魄,真絕了!”
   “不光場面大,演員多棒??!太真實了,看得我都緊張死了!”
   “你說,我們拍那些戰爭片算什么玩意!虛假做作,打半天仗,一個個頭發紋絲不亂,軍裝筆挺,不知是在演戲還是作秀?!?br />   “你剛知道???跟你說,我從來不看國產戰爭片,全都一個模式,關鍵時刻準有一個人站出來一揮手:共產黨員跟我上!”
   他陰陽怪氣地連說帶模仿,逗得其他人一陣哄笑。
   “啪”一聲巨響,嚇了眾人一跳。郭守義手中的筷子飛起老高,桌上的瓶瓶罐罐震得咣當亂跳。他拍案而起,怒不可遏地指著幾個年輕人:“共產黨員怎么了?沒有共產黨員的流血犧牲,能有你們的今天嗎?”
   年輕人被突如其來的訓斥嚇蒙了,目瞪口呆看著暴怒的郭守義,半晌才醒過神來。
   “咦,這老頭子,我們聊我們的,干你屁事!”
   “你們到別處聊我管不著,當我的面就是不許污蔑共產黨員!”
   “你腦子有病??!老板!怎么回事?你這兒是飯店還是公安局?還有沒有言論自由了?”
   店主人聞聲趕來,一邊按下余怒未消的郭守義,一邊安撫不肯罷休的年輕人,左擋右勸,忙得不可開交。
   店主人好容易陪著笑臉送走罵罵咧咧的年輕人。郭守義冷靜下來,知道給店里惹了麻煩,很過意不去,連連道歉。
   “沒事沒事,開飯店嘛,什么樣的人沒遇到過?”店主人反而寬慰他。頓了一下,突然問:“老同志,你是參戰老兵吧?”
   “你怎么知道?”郭守義吃驚地看著笑吟吟的店主人。
   “我第一眼看你就猜到了。你身上有股子老兵的特殊氣質?!?br />   “你也當過兵?”郭守義為終于找到知音而興奮不已。
   “那倒沒有,別看我不是軍人,可我曾經是支前民工啊,也算是參戰人員,我還有一枚中央慰問團發的紀念章呢?!钡曛魅瞬粺o驕傲地說。
   “難怪你起了個這么個特殊的店名,我還當有什么生意經呢?!?br />   “生意當然也想做,主要還是表達一點心意。今年是自衛還擊戰四十周年,很多當年的參戰老兵都自發地回到這里,緬懷往事,祭奠戰友。紅旗廣場是他們必來的地方。所以我特意租下這個門面,而且店名就叫‘老兵之家’,我希望每個老兵回到這里都能有一個家,都能感受到家一樣的溫暖?!?br />   “來的老兵很多嗎?”
   店主人指著墻上的照片說:“你看,這些都是到過這兒的老兵,一共33位,今天你是第34位?!?br />   店主人熱情邀請郭守義拍了合影。郭守義知道他的形象已經加入到墻壁上那個老兵的隊伍中了。
   “你也是來參加紀念活動的嗎?”
   郭守義點點頭,又搖搖頭。若有所思地說:“我來找人……”
   “也是老兵嗎?叫什么名字?這縣城里的老兵我沒有不認識的?!?br />   “他叫……楊永興……”
   楊永興?好像沒這人嘛。他住哪兒?”
   “我也不知道……”郭守義痛苦地閉上眼睛。
  
   三
   這些年,郭守義的日子過得淡泊無華,波瀾不驚。尤其退休后,每天燒燒飯,帶帶孫子,準時到公園散散步。千篇一律的生活內容,逐漸打造了他平湖秋水般靜謐的心境。家人驚喜地發現,他脾氣變好了,性格變沉穩了,人也變得與世無爭了。大家覺得這樣挺好,安度晚年,要的不就是這種境界嗎?
   一切變故來源于那張意外收到的請柬。
   大紅請柬裝幀精美,打開請柬,滾燙的字句撲面而來:戰友!還記得炮火硝煙中那些刻骨銘心的歲月嗎?還記得被悲壯豪情感動過的這片土地嗎?來吧!親愛的戰友。無論你在天涯海角,在自衛還擊戰四十周年的紀念日,讓我們回到河邊縣,緬懷先烈,再次經受一遍血與火的洗禮,重蹈一次英雄的出征。落款:陸軍264團五連老戰友聚會籌備組。
   似乎是有意的安排,郭守義的手機也恰在這時響起。是原六班長韋建國打來的,他說這次聚會是他們幾個老兵的創意,考慮到郭連長的身體健康狀況,所以沒有驚動他,但希望他一定要參加。
   “去!去!我……我一定去!”郭守義已激動得鼻酸眼熱。
   放下電話,他翻出一張六寸的黑白照片,相紙已經泛黃。這是一張五連的集體照。他戴上老花鏡,用食指從第一排第一名開始,緩緩移動著,像當初的隊前點名,“李志強,何明,趙勇生,陸建軍……”他默念著這些熟悉的名字,照片上的人變成一張張鮮活的面孔,音容笑貌、舉止言談歷歷在目……
   他的手指停留在某一點上,這是一張略顯稚氣,清秀得像女性一樣的面龐。盯著這張面龐,郭守義拿照片的手微微顫抖起來,心跳驟然加劇。
   “楊永興!楊永興!”郭守義在心中大聲地呼喚:“你能聽得到嗎?連隊要團聚了,大家都盼著你回來呢,回來吧!”
   原以為那段痛苦的記憶已經隨著時光的磨礪漸漸淡化遠去了,沒想到塵封的閘門如此脆弱,被這則百余字的請柬不經意地一捅,就轟然崩塌。久蓄的激情噴涌而出,一波一波猛烈沖擊著他理智的堤壩。他感覺搖搖欲墜,很快就要四分五裂了……
   那天晚上,空氣特別濕悶燥熱,夜色墨一樣濃。他查完哨剛回到宿舍,一道閃電從天而降,把營地照得如同白晝。緊接著就聽咔嚓嚓一聲炸響,豆大的雨點密集地砸下來,迅猛異常,頃刻間演化成狂風驟雨,震撼山林的宏大氣勢。感覺房子在劇烈顫抖著,隨時會被連根拔去。
   郭守義躺在床上輾轉難眠。隨著邊境局勢的日益緊張,敵特的活動也在增強。部隊駐地附近的山頭上,已經連續好幾次在半夜時分突然升起紅色信號彈。不知是指示某種目標還是在進行心理干擾。團里組織部隊進行過兩次圍剿,除了找到一枚被丟棄的信號彈殼,一無所獲。團首長指示要各連提高警惕,嚴防敵特破壞。
   直到拂曉時分,雨勢漸弱,涼意徐徐,他才進入迷迷糊糊的狀態。
   突然,“噠……”一陣清脆的槍聲把他驚醒。他本能地一咕嚕跳下床,順勢把槍抓在手里。各班的戰士們都起來了,被突如其來的情況弄亂了手腳,顯得有些慌張。他吼了幾嗓子穩定住大家情緒,迅速與幾位排長分析情況。據判斷槍聲來自東北角彈藥庫,很可能是哨兵發現了敵情。
   “這班誰的崗?”他問。
   “楊永興?!?br />   他心里咯噔一聲,不祥的預感潮水一般滲透全身。立即命令全連做好戰斗準備,就地待命。自己親率一排戰士向槍響的方向奔去。
   郭守義對楊永興并不陌生。初次相識是在那次新兵隊列比賽上。
   為了檢查和推動新兵訓練,團里組織了一次大型隊列比賽。各參賽連隊匯聚一堂,憋足了勁兒要好好表現一番。五連的新兵,由連長郭守義親自指揮。
   小伙子們精神倍增,一個個神情嚴峻,一招一式有模有樣,博得陣陣贊揚。郭守義正暗自得意,忽覺觀眾席中引起些許騷動,夾雜營營的議論聲,偷眼一看,還有人往自己隊列中指指點點。趕緊在隊列中搜尋,頓見第一列第三名戰士跑步時,兩小臂緊夾胸前,不是前后擺動,而是機械地上下揮舞,形同敲鼓。

共 20509 字 5 頁 首頁1234
轉到
【編者按】沒有參加過那場慘烈的自衛反擊戰的人,是無法理解參戰老兵們的內心世界的。小說中的郭守義既是當年的老連長,更是那場慘烈戰斗的參與者,戰斗結束后,五連的用來牽制敵人的一個班,九名戰士全部犧牲,但卻只找到八具尸體,單單缺少了小戰士楊永興。四十年后,在五連全體參戰老兵發出到河邊縣緬懷犧牲的戰友號召時,郭守義再次來到河邊縣,并且費盡周折在景頗族山寨找到楊永興的無名烈士墓。使烈士得以正名,活著的人得以安心。小說中的人物形象豐滿,個性鮮明,情節非常感人。佳作,推薦共賞?!揪庉嫞汉蔽涓辍俊窘骄庉嫴俊ぞ吠扑]201908240013】【江山編輯部·絕品推薦20200623第0030號】

大家來說說

用戶名:  密碼:  
1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湖北武戈        2019-08-23 09:21:08
  小說不僅再現了那場慘烈的自衛還擊戰爭,還刻畫了一群具有博大胸懷的老兵形象。欣賞了,問候蘆棚學子老師!
與江山作者共同成長!
2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蘆棚學子        2019-08-23 12:41:15
  多謝老師的精彩點評!
3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湖北武戈        2019-08-25 06:57:36
  恭喜佳作斬獲精品,祝賀蘆棚學子老師!
與江山作者共同成長!
4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只留陽光        2019-08-25 07:14:10
  欣賞佳作,老兵可敬。恭喜作品獲精,期待更多來稿。
只留陽光
5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孫巨才        2019-08-25 13:53:38
  這篇小說棒得太,好處大家都說了,我只說一點不足。小說的十二部分第二行寫道:“楊永興烈士的母親六十多歲”,此年齡錯誤!楊永興1979年十七歲,他的母親至少應該比他大二十歲,四十年過后,楊永興烈士的母親應該至少七十七歲了,請作者斟酌修改。
6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蘆棚學子        2019-08-26 11:11:42
  感謝大家鼓勵。孫巨才老師的點評指出拙文紕漏,非常準確。確實是我疏忽了,可見還是創作態度不夠嚴謹,倉促求成。以后定當以此為戒。再次感謝老師的批評指正。
7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只留陽光        2020-06-22 10:41:53
  因為要修改標點和錯字,從頭到尾仔細看了一遍,幾度淚目。烈士們的犧牲,換來我們今天的幸福生活,珍惜,銘記,是我們每一個人應該做的。小說的細節描寫,語言表達,情節安排都很成熟。
只留陽光
8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滎陽家族        2020-06-22 11:56:51
  事跡感人,老兵可敬。人物鮮活,故事生動。讀之愴然,催人淚奔!滎陽家族向老兵及作者致敬!
9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悅兒        2020-06-25 10:46:11
  心痛!什么都不想說,就永遠向英雄致敬,永遠不會忘記你們,向英雄的媽媽致敬,國人永遠會記住你們為國家捐軀。
10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湖北武戈        2020-06-25 10:51:42
  恭喜佳作入絕,祝賀蘆棚學子老師!
與江山作者共同成長!
回復10 樓        文友:蘆棚學子        2020-06-26 00:17:01
  謝謝。其實我心里清楚,與各位資深老師相比,我還有不小差距,能評絕完全是對我的鼓勵,定當以此為動力,爭取寫出佳作。
共 12 條 2 頁 首頁12
轉到
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
分享按鈕 山西11选5中奖查询